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政務資訊 > 縣區傳真

彭澤:疾病預防尖兵“熱血”戰“疫”

來源:央廣網  發布日期: 2020-02-21 09:39:19 【字體:

  • 信息類別:
  • 文件編號:
  • 公開方式: 主動公開
  • 生成日期: 2020-02-21
  • 公開時限: 常年公開
  • 公開范圍: 面向全社會
  • 信息索取號: G00000-0203/2020-171564
  • 責任部門:

在這場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硝煙的戰“疫”中,彭澤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疫情處置應急機動隊隊員們,冒著被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風險一直戰斗在一線。特別是實驗室檢測組的一群人,雖說新型冠狀病毒讓人談之色變,唯恐避之不及,但是他們卻無所畏懼,迎“毒”而上,采樣、轉運、離心、分裝、送檢,每一個環節都直面著可能含有病毒的樣本,冒著有可能被感染的風險,他們將一個個樣本在第一時間安全送至實驗室進行檢測,為我縣新冠肺炎病例的診斷、治療及密切接觸者的管理提供了最具說服力的實驗室依據。在這群人中,許珂、汪忠鵬、杜細鵑三位同志就是這些戰“疫”尖兵中的佼佼者。

許珂:8000里路云和月

許珂,中心檢驗科科長,副主任醫師。在此次新冠肺炎防控期間,他主要承擔樣品采集指導、收集、轉運及送檢的工作,偶爾在人手不夠時也要親自上陣采集樣本。他平時話不多,但對待工作極其認真負責,專業能力強,工作卓有成效,是典型的“訥于言、敏于行”專業人才。自彭澤縣報告首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后,樣本的收集與送檢就一直是他負責,每天至少要往返九江一次,隨著后期密切接觸者檢測任務的加重,有疫情他要收樣送檢,沒有疫情他也要收樣送檢,每天的工作就是去縣醫院、疫情集中觀察留置所、密接者家中收樣,然后回單位登記、分裝,再立即動身前往九江送樣,經常趕不上單位的用餐時間,但他對此無怨無悔。從大年初二至今,經許珂同志收集送檢的樣本達189份,往返里程達4000余公里。

 

每天往返市縣送樣

 

沒趕上飯點

 

汪忠鵬,中心檢驗科醫師,畢業于石家莊醫學高等專科學校學校,是中心男士里面的顏值擔當,經常被女同事稱呼為“汪小帥”。但能讓同事們對他如此親切的不是因為他的顏值,而是因為他對工作的盡職盡責,對疫情防控的義無反顧,他是詮釋我中心“召之即來,來之能戰”這句口號的最佳典范。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汪忠鵬同志承擔患者樣本的收集及轉運工作,到了后期還要直面那些有可能是感染新冠肺炎的密切接觸者的采樣工作,風險更大,但他用他精湛的專業技術、良好的個人心理素養,一一將任務拿下,沒出一點紕漏,樣本合格率達100%。不過你以為這就是“汪小帥”在疫情防控期間的主要工作嗎?那就大錯特錯了,除了實驗室檢測組的任務,汪忠鵬同志還承擔單位的司機一職,疫情防控期間,用車頻次多,除了自己采樣要開車,單位其它組的流調、消殺、宣教等工作用車他都要參與,經常是這邊剛流調完,就接到那邊消殺工作要用車的電話,但他從無怨言,只要情況許可,他隨叫隨到,有點小傷、小痛也從不叫苦叫累。2月9日在某酒店開展消殺工作時,汪忠鵬同志的左手大拇指被酒店大門夾出了一塊血印,不久就紫了,他忍住劇痛,堅持完成了單位交代的任務,回單位后簡單的包扎一下才被同事知曉。截至目前,經汪忠鵬同志采集的樣本有59份,行車里程達1800余公里。

 

防護服在汪忠鵬臉上留下的印痕

 

工作累了,背靠背休息一下(右邊為汪忠鵬)

 

怒放的“杜鵑花”

杜細鵑,中心檢驗科醫師,自詡為“杜鵑花”,是單位的“開心果”。別看她平時嘻嘻哈哈,可做起事來可是一絲不茍,是個完完全全的“兩面派”。  杜細鵑是永修人,老公也是彭澤縣衛生系統的,憑著職業的敏感性,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初期,夫妻倆就感覺今年會有“事”發生,在年前就將還在讀小學一年級的兒子送到永修外婆家,至今一月有余未見過面,兒子一直吵著要回家,但杜細鵑也只能強忍思念之苦,在稍微閑暇時通過微信視頻和兒子聊聊天,安慰安慰兒子。作為一位母親,盡管有太多的不舍,盡管有太多的牽掛,盡管是在單位連續深入疫情一線二十多個日日夜夜,但杜細鵑同志從不叫苦叫累,一個電話、一條微信就是命令,拿上裝備箱,換上防護服就奔赴一線了,她深知,在疫情面前容不得半點兒女情長。從疫情發生至今,杜細鵑同志深入各類疫情防控一線場所40余處,采集的標本達66份,標本合格率達100%。在這場疫情阻擊戰中,她傾情付出,把所有的精力與時間都貢獻給了她熱愛的事業,無怨無悔!

 

防護服在杜細鵑臉上留下的印痕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點擊收縮
當前位置: 首頁 > 政務資訊 > 縣區傳真

彭澤:疾病預防尖兵“熱血”戰“疫”

來源:央廣網 發布日期:2020-02-21 09:39:19
信息類別: 縣區傳真
文件編號: JJSZF-202002-3197456
公開方式: 主動公開
生成日期:2020-02-21
公開時限: 常年公開
公開范圍: 面向全社會
信息索取號:G00000-0203/2020-171564

在這場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硝煙的戰“疫”中,彭澤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疫情處置應急機動隊隊員們,冒著被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風險一直戰斗在一線。特別是實驗室檢測組的一群人,雖說新型冠狀病毒讓人談之色變,唯恐避之不及,但是他們卻無所畏懼,迎“毒”而上,采樣、轉運、離心、分裝、送檢,每一個環節都直面著可能含有病毒的樣本,冒著有可能被感染的風險,他們將一個個樣本在第一時間安全送至實驗室進行檢測,為我縣新冠肺炎病例的診斷、治療及密切接觸者的管理提供了最具說服力的實驗室依據。在這群人中,許珂、汪忠鵬、杜細鵑三位同志就是這些戰“疫”尖兵中的佼佼者。

許珂:8000里路云和月

許珂,中心檢驗科科長,副主任醫師。在此次新冠肺炎防控期間,他主要承擔樣品采集指導、收集、轉運及送檢的工作,偶爾在人手不夠時也要親自上陣采集樣本。他平時話不多,但對待工作極其認真負責,專業能力強,工作卓有成效,是典型的“訥于言、敏于行”專業人才。自彭澤縣報告首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后,樣本的收集與送檢就一直是他負責,每天至少要往返九江一次,隨著后期密切接觸者檢測任務的加重,有疫情他要收樣送檢,沒有疫情他也要收樣送檢,每天的工作就是去縣醫院、疫情集中觀察留置所、密接者家中收樣,然后回單位登記、分裝,再立即動身前往九江送樣,經常趕不上單位的用餐時間,但他對此無怨無悔。從大年初二至今,經許珂同志收集送檢的樣本達189份,往返里程達4000余公里。

 

每天往返市縣送樣

 

沒趕上飯點

 

汪忠鵬,中心檢驗科醫師,畢業于石家莊醫學高等專科學校學校,是中心男士里面的顏值擔當,經常被女同事稱呼為“汪小帥”。但能讓同事們對他如此親切的不是因為他的顏值,而是因為他對工作的盡職盡責,對疫情防控的義無反顧,他是詮釋我中心“召之即來,來之能戰”這句口號的最佳典范。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汪忠鵬同志承擔患者樣本的收集及轉運工作,到了后期還要直面那些有可能是感染新冠肺炎的密切接觸者的采樣工作,風險更大,但他用他精湛的專業技術、良好的個人心理素養,一一將任務拿下,沒出一點紕漏,樣本合格率達100%。不過你以為這就是“汪小帥”在疫情防控期間的主要工作嗎?那就大錯特錯了,除了實驗室檢測組的任務,汪忠鵬同志還承擔單位的司機一職,疫情防控期間,用車頻次多,除了自己采樣要開車,單位其它組的流調、消殺、宣教等工作用車他都要參與,經常是這邊剛流調完,就接到那邊消殺工作要用車的電話,但他從無怨言,只要情況許可,他隨叫隨到,有點小傷、小痛也從不叫苦叫累。2月9日在某酒店開展消殺工作時,汪忠鵬同志的左手大拇指被酒店大門夾出了一塊血印,不久就紫了,他忍住劇痛,堅持完成了單位交代的任務,回單位后簡單的包扎一下才被同事知曉。截至目前,經汪忠鵬同志采集的樣本有59份,行車里程達1800余公里。

 

防護服在汪忠鵬臉上留下的印痕

 

工作累了,背靠背休息一下(右邊為汪忠鵬)

 

怒放的“杜鵑花”

杜細鵑,中心檢驗科醫師,自詡為“杜鵑花”,是單位的“開心果”。別看她平時嘻嘻哈哈,可做起事來可是一絲不茍,是個完完全全的“兩面派”。  杜細鵑是永修人,老公也是彭澤縣衛生系統的,憑著職業的敏感性,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初期,夫妻倆就感覺今年會有“事”發生,在年前就將還在讀小學一年級的兒子送到永修外婆家,至今一月有余未見過面,兒子一直吵著要回家,但杜細鵑也只能強忍思念之苦,在稍微閑暇時通過微信視頻和兒子聊聊天,安慰安慰兒子。作為一位母親,盡管有太多的不舍,盡管有太多的牽掛,盡管是在單位連續深入疫情一線二十多個日日夜夜,但杜細鵑同志從不叫苦叫累,一個電話、一條微信就是命令,拿上裝備箱,換上防護服就奔赴一線了,她深知,在疫情面前容不得半點兒女情長。從疫情發生至今,杜細鵑同志深入各類疫情防控一線場所40余處,采集的標本達66份,標本合格率達100%。在這場疫情阻擊戰中,她傾情付出,把所有的精力與時間都貢獻給了她熱愛的事業,無怨無悔!

 

防護服在杜細鵑臉上留下的印痕

产业基金配资